品牌

之禾的秘密:平均店效超800万元!

字号+ 作者:叶寿增 来源:之禾的秘密 2018-11-21 14:29 我要评论( )

0年前,邓小平让中国人打开了“窗”,打开了“门”,让我们去看世界,他带领我们融入了这个大世界。

  “我们的空气、水、赖以生存的土地都开始出现了问题,所以,我们会问,什么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?或者什么是我们期待的?”
 
  尊敬的GRUMBACH主席,各位领导,女士们、先生们,下午好!
 
  我觉得压力很大,因为在两天前,我接到主办方的要求,希望我到这里来跟大家分享ICICLE之禾所做的一切。当时给我的题目是时尚产业的未来趋势,于是我做了一个PPT,我想简单地介绍一下ICICLE之禾从无到有这样一个过程。
 
  因为历史的原因,中国服装品牌可能比欧洲服装品牌都较为年轻。很多中国服装品牌,特别是现代时装品牌,只有一二十年的历史,这是我们的共同经历。我作为中国第一代接受专业教育的服装设计师,毕业于中国纺织大学,就是现在的东华大学,我是第三届学生。在我的毕业证上写的不是服装设计,而是工艺美术专业,因为当时服装设计专业还未得到中国教育部门的认可。所以,你可以看到,中国现代时装业的路程很短。毕业后我留在学校教书,大概教了几年书后就创立了ICICLE之禾这个品牌。
 
  创立ICICLE之禾至今已经17年,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品牌呢?中国这30年,整个社会、老百姓的生活发生很大改变,大家变得非常匆忙。在城市中工作的白领或者是中国的精英阶层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压力都很大。我们这个品牌,应该提供给他们什么样的东西呢?那必须是放松的,我们要提供一种舒适的体验。正如大家所知中国现在发展非常快,但是我们面临环境问题,在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问题,所以我们希望提供给顾客的是一个环保的品牌。通过这两点,提供一个生理和心理同时都是舒适的,又是兼顾环境、跟环境友好相处的品牌,为他们提供服务。
 
  我们的品牌发展很快,在最初阶段,每年大概有100%的增长,近三五年来,也有30%~40%的增长。我们的发展跟中国的整个国家的发展基本上是同步的,处在快速增长的状态。与此相应的中国高级白领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。
 
  到今天,ICICLE之禾在中国大概有180家店,都开设在全国最好的百货公司里。所以,我们会继续以30%~40%的增长速度发展,可能两三年后,我们会有300家店。这些商店里的销售业绩也应该非常好,争取很多家要名列前茅,甚至有很多家要做商场里的第一名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的衣服在商店里是极少有折扣的,只有在我们的工厂店里才有,而且要两年以后才拿出来卖。所以,我们的生意基本上都是正价做出来的。
 
  “在城市中工作的白领或者是中国的精英阶层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压力都很大。我们这个品牌应该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东西呢?那必须是放松的,我们要提供一种舒适的体验。”
 
  中国是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两百多年里,我们很贫穷、很落后,这是因为封闭造成的,所以当时社会也非常动荡,战乱不断,老百姓生活非常苦。
 
  30年前,邓小平让中国人打开了“窗”,打开了“门”,让我们去看世界,他带领我们融入了这个大世界。通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,中国高度地融入了现代国际社会,同时,在中国大部分的人们有着丰富的物质和便利的生活。当然,我们也面临挑战。回头看,我们的空气、水、赖以生存的土地都开始出现了一些问题,所以,我们会问,什么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?或者什么是我们期待的?
 
  我讲讲时尚,我在巴黎讲时尚也许有点班门弄斧。不过作为一个从业人员,还是必须讲。对时尚的解读,是人类对美的追求,对美好生活方式的追求。因为我作为设计师,现在又作为企业主,是一个品牌的创始人,对于美的追求,以及对它的定义都有很多感知,因此我想在讲时尚之前,先为大家讲一个小故事。
 
  大概20世纪初,有一位叫李叔同的人,家境很好,家里很有钱,年轻的时候,音乐、绘画、书法、文学样样精通。因为家境好,受到了很好的教育,而且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很高的成就——在杭州一带教书。在20世纪,教书是个很了不起的职业。但是,他却放弃了一切,当和尚去了,成了后来的弘一法师,变成了一代宗师,中国人可能都知道这个名字。无意中,我看了他的一个介绍,我觉得很感动,这样一个人,他像个苦行僧,一天只吃两顿饭,过了中午,他就不再吃东西了。
 
  为什么我们谈时尚,却谈了一个和尚呢?谈了一个出家人呢?我觉得,对于弘一法师来说,他所崇尚的,他心目中的时尚就是苦行僧,修炼自己,那是他的时尚,那是他内心中觉得最时髦的事。这也是我对时尚的理解,时尚就是在一段时间内,我们崇尚什么,我们崇尚什么样的生活。
 
  追求美好的生活,那么,什么是美?我们要弄清楚,那是很不一样的结果。作为弘一法师,一天吃两顿饭,衣服破了补,补了又穿,洗得很干净,他就觉得很好了,那是他对美的追求。
 
  当下的中国,什么是我们所崇尚的呢?是不是要更多的商品?更快地去追赶时髦?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拥有很多了。环境已经不能再承载中国这么多人从它那里获取更多,不能给予我们更多的资源了,否则,我们就没有洁净的空气,没有清洁的水,没有安全的土壤了。所以,我们不能再问环境要更多的东西了,对于一个时尚从业者,我们可能得走回去看,要回到原点去。
 
  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,我们有13亿多人口。这么多人,如果人们需求都没有止境,一直向环境索取的话,整个地球也不够我们浪费,我们不能那么过日子。所以我们得“回到过去”,或者说回到我们的内心。我们再去看,会看到祖先留下的许多宝贵的东方哲学不是空洞的。当然,很多设计师之前也提及,要学习我们的古代文明,去获取营养。对我来说,一针一线的技能或者技巧都是古人留给我们的,当然很重要。古代的一些织布方法等,都可供我们使用。现在是21世纪,科技高度发达,很多可能回不到过去了,但是,我们可以找回对生活的态度。就像弘一法师对生活的态度,我们是可以去找回来的。
 
  中国是有着50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,这个文明从没有中断过,我们一直延续到现在。实际上作为中国设计师,我觉得在这些年里,我们跟随着西方在努力地奔跑,不知道哪里是尽头。我们来到巴黎,觉得很好很美,这是法国的巴黎。但是作为中国人,当飞机在中国落地的时候,那种回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 
  通过30年的开放,我们努力地学习,这是应该的。但是我们可能得“回去”、“回家”。“回家”不是我们表面地开门回到家,是回到我们内心的“家”。人人都有的一个内心的“家”,那个留在我们血液里的“家”,我们要找回祖先留给我们的生活财富,生活哲学的财富。可以和自然天人合一,就是说我们从自然界获取的同时,可以跟它融为一体。看看中国古代的建筑,依山傍水,就是在获取居住资源时,不去破坏山,也不破坏水,而是与山水融为一体,所以依山傍水而建。
 
  这是中国古人留给我们的财富,我们在发展的同时,可以获得人与人之间,人与社会、与自然之间的平衡。我说平衡,大家可能就明白了。实际是我们中国的中庸思想讲的就是平衡。这些是非常宝贵的财富,是值得我们作为时尚品牌,作为倡导某种生活方式的公司可以去汲取营养的地方。
 
  中国时尚产业的发展我身在其中。作为一个中国时尚产业的从业者,我做过学生,学设计;做过老师,教学生设计;再到自己做品牌,开始以自己设计为主导的品牌;后来,我们开工厂,收购工厂,开始做产业。所以整体来说,跟时装相关的所有过程我基本都经历过了。对于中国的时尚产业,我从个人的经历来谈谈我自己的一些想法。
 
  作为中国时尚产业的从业者,我觉得是很幸福的。因为首先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市场,我们有13亿多人口,如果能将这13亿多人口服务好了,那我们就一定能够服务全世界。另一方面,由于我们相对落后,所以在品牌塑造上,法国是我们最好的学习榜样,比如说,在现代时装的工艺、技术上,法国是当之无愧的老师,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。
 
  正因为如此,所以通过法国的政府推荐,我们在2012年到法国开了公司,去年我们公司正式开始营业了,我们做什么呢?我们请老师,一个集体的老师,这是我们真正的目的。因为我在中国是既做过教育,又做品牌的,知道整个中国的人才状态,我可以说是受过专业训练最老的一代了。我们这代人都非常忙碌,各自忙各自的,我们请不到资深的人来教现在那些正在成长的年轻人,但他们需要老师带着他们走一段路。近两年时间运行下来,现在我们法国公司的情况非常好,收获非常大。法国的同事跟中国同事的充分融合,让我们这两年进步非常快。
 
  “我说平衡,大家可能就明白了,实际我们中国的中庸思想讲的就是平衡。这些是非常宝贵的财富,是值得我们作为时尚品牌、作为倡导某种生活方式的公司可以去汲取营养的地方。”
 
  当然除了法国,美国的市场开拓能力、市场推广能力,或者整个做企业的能力,也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。包括日本,作为亚洲的先进国家,他们的市场是怎么样的?他们是怎么运作的?他们的品牌是什么状态?我们都可以去学习参照。当然我们不会去照抄,我们是很尊重知识产权的。例如我们从全球进行面料采购,我们的原料有一半以上是从国外进口的,ICICLE之禾提供给客户的是非常优质的商品,我们有30%的原料从日本进口,20%从意大利进口,所以,我们与全世界很多知名的面料公司有合作,他们的最新样卡都会送到我们的办公室,我们没有拿其中任何一块去找中国的工厂,让他们去仿制。我们知道,这样做价格会便宜很多,但我们不会这么做,我们只是本着学习的想法。我们还不先进,所以可以看到先进国家走过的路,有些弯路也许就可以直接跨过去了。因为这些路先进的国家已经走过,所以我们的发展也会非常快。
 
  作为ICICLE之禾公司,我们每天大量地吸纳年轻人到我们公司来,公司大约有300多人,其中一半是从东华大学毕业的。我们也培养学生,刚才我说了我们在法国开公司的目的之一,是让众多的人去培养他们,带着他们快速成长。
 
  “在过去的30年里,中国的部分工厂所做的努力和他们所得到的回报是不对等的。他们在价值链里做了很大的贡献,但获得的回报却不多。”
 
  下面说说我们的制造。也许大家会讨论,我们公司的高管层也在讨论,是不是考虑把工厂开到更边远的地方?因为我们ICICLE之禾所在地方是上海市,上海是中国生活成本和土地成本等各方面最高的。所以,要不要离开上海,把工厂开到更远的西部去?我认为,我们的工厂还是要开在上海,至少上海的工厂会继续开下去。
 
  说起中国制造,通过30年的发展,中国几乎成为了世界的工厂。但这只是初级的世界工厂。当然,我不是说我们做的东西不好,而是指工厂的代加工这个状态不好。这是靠我们人口红利来维持运作的,而这个人口红利,在中国现在也已经基本快用完了。所以,这些工厂将怎样继续存在下去呢?我觉得,作为中国的时装企业,我们没得选择,我们没有地方可以转移。因为我们面对13亿人口未来对高质量生活的需求,没有另外一个国家可以为中国去做这些衣服。就像中国的粮食必须靠自己生产以解决吃饭问题一样,我们穿衣服也是别的国家和地区不可能代替的。如此大的人口基数,如果大家都要过上富裕的生活,就要靠自己。我们的制造需要自己去升级。
 
  过去30年,在工厂里工作过的工人,可能很多都不愿意继续在工厂干了。超长的工作时间,不太高的薪水,成了大家所说的“血汗工厂”。而且第一代在工厂工作的这些人,年龄已经很大了,40岁、50岁,都快到了退休年龄,他们退休后,他们的下一代,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花那么长的时间工作,薪水还不高,因此这种人力资源是不可持续的。我们必须升级我们的工厂,去改善我们的工作环境,让我们工人的薪水有比较大幅度的提高,让他们有尊严地从事工作,甚至能舒适地从事工作。所以,这是我们要去面对的、去做的事情。
 
  只有做好这些,才能可持续性地发展我们的制造。因为以前的工厂,管理或者是各个方面都不太先进。我们现在需改善管理,采用更好的设备,让我们的效率提高,这样工厂本身就能生存。另一方面,从全世界的产业链角度来说,在过去30年里,中国的部分工厂所做的努力和所得到的回报是不对等的。他们在价值链里做了很大的贡献,但获得的回报却不多。ICICLE之禾作为时装业中的一分子,是一个全产业链企业,我们有设计研发、有工厂、有零售店,我们可以自己自主地去再分配。让工厂得到的利润份额提高,改善工人的生活,这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困难的事,在我们这里就迎刃而解了。
 
  当然基础技术是非常重要的,比如说原来有很多在中国的日资企业、韩资企业,或者是欧美一些企业为了追逐人口红利都把企业搬到东南亚去了。但是,厂房、工人这一切都留在中国。所以中国的企业,我们有便利的条件去接手它、改造它、升级它,这也是我们的优势与财富。培养一批有二三十年工作经验的熟练工人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 
  中国5000多年积累的文化可以供我们吸收养分,刚才列举的弘一法师的故事,他只是其中之一。中国古代文人像弘一法师一样的还有很多,他们有很正面的东西,如天人合一的理念,是可以供我们去思考我们未来该朝哪一个方向发展。
 
  我想,如果以此为基础,去开创具有东方精神的未来理想生活,以供我们自己,或者是人类社会多一个更美的选择,这个我觉得是有可行性的。因为,中国5000多年连续不断的文明,它有丰富的营养供我们吸收,以改善我们生活的。像弘一法师,曾经似乎那么风光,到最后只要每天两碗粥,一碟小菜,他就把日子过得很美,很幸福了。后来他成了大法师,有很多随从弟子有时候嫌招待弘一法师的饭菜咸或淡了,他说,咸有咸的好,淡有淡的好,做人的态度是可以改变的。所以,如果我们回到历史里去,有很多营养可供我们吸取的。
 
  当你有那么大的一个市场,如果你有一个团队,全世界最棒的团队,那就不愁没有发展,这是我的商业秘密。
 
  当然,我们公司是不排斥外来优秀文化的,所以我们来到了法国,法国有很灿烂的文明值得我们学习。我们的公司是一个开放的公司,在上海的公司里,有不同国家的人一起工作。这种情况在中国的时装企业里不太多,我们公司有美国人、英国人、意大利人,他们在一起将各国人的思想、智慧碰撞在一起后,会得到一个令人欣喜的结果。现在的社会是一个开放的社会,大家可以互相探访。10年前,中国人想出国还很难,现在越来越容易了。所以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容易,各种文化的相互融合,这才是真正的未来。
 
  最后,这是ICICLE之禾的企业愿景:“联合全球人才,使用全球资源,为人类社会提供理想的生活方式”。我们的法国同事Isabelle女士认为,我讲ICICLE之禾联合全球人才和使用全球资源,已经是我们现在在做的;但我们提出“ICICLE之禾要为人类社会提供理想的生活方式”,她觉得这个调子好像定得太高了。但是这两句话,一字一句,从中文的角度来说,也是我们,是我自己,是我们的管理团队的目标。甚至我们曾开会讨论,ICICLE之禾的未来愿景是什么?最后我们定了这两句话,虽然说,调子有点高,但真心是我们想做的。
 
  ICICLE是我们的英文名,之禾是我们的中文名,在之前,我们很难用各种方法把它放在一起,但现在这个Logo我很满意。它是法国团队经过一年时间的努力在巴黎设计出来的。ICICLE之禾在巴黎的公司,有两个部门,其一是为了ICICLE之禾巴黎线,法国在时尚产业的能力和技术让我非常钦佩,我们于2012年12月在法国注册公司,在2013年12月,我们的ICICLE之禾巴黎这个子品牌就在上海上市了。这是一个独立的子品牌,跟ICICLE之禾常规线没有关系。在法国组建的团队,从组建到最后把衣服做出来,上柜台去卖,用了一年时间,在这之前是不能想象的,我觉得这是我投资法国ICICLE之禾公司的巨大收获。所以,我们的ICICLE之禾巴黎项目也变成法国政府对外投资部的经典案例,他们也为此四处宣传。
 
  说回这个Logo,这是巴黎另一个部门的工作。他把英文的字符和中国的汉字结合得非常有机,可以说是天衣无缝。就像这个Logo一样,我希望中国和法国的合作,也能天衣无缝。在此,我可以透露给大家一个秘密,中国的服装企业或者服装市场最缺什么呢?因为我曾经是做教育的,所以我清楚,最缺人才!
 
  中国有那么大的市场,有市场就会有资金,资金是不愁的。企业做得好,不愁没钱花,不管是风投也好,银行也好,都会来找你。所以,当你有那么大的一个市场,如果你有一个团队,全世界最棒的团队,那就不愁没有发展,这是我的商业秘密。所以我到法国是来招兵买马,来找人才,这对中国时装业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资源。在法国,这些人才可能有点浪费,但是中国企业对人才如饥如渴。所以这是中法合作的最大优势。在这里,我把商业秘密都告诉大家了!
 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年销量20亿元,之禾怎么做到?

    年销量20亿元,之禾怎么做到?

    2018-03-09 09:02

网友点评